不同报纸针对同一事件的两则报道:
(1)罗伯斯庇尔,不可腐蚀者罗伯斯庇尔,这个从不曾偏离原则与美德之路的人,带着罗马式的严肃谈论了这个话题,不过他一贯是公正的。他直言不讳,说他并不觉得一位部长就不能真正成为公民,他说,“如果迪穆里埃像他开始时那样继续下去,那么我向他声明,他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找到的都会是兄弟和捍卫者。”最后,迪穆里埃在鼓掌声中走下讲台,及至大家看到他扑向罗伯斯庇尔的脖子,拥抱着罗伯斯庇尔,掌声已变作了激情。我承认,一位部长紧紧地抱着罗伯斯庇尔,这幅场面尤其在我身上产生了一种我从未曾体验过的感受,这正是大卫会贪婪地抓住的那种情景。让旁观者沉思默想,让敏感的爱国者感到喜悦,人生中这样的大场面是不多见的。
(2)罗伯斯庇尔先生挤过密集的人群,走到迪穆里埃先生面前,扑进了他的怀抱。混杂在一起的泪水汇聚成溪流,淹没了俱乐部。
……
我们要用这次会议为我们的读者增光,关于迪穆里埃的出场,他们会通过我们讲述的场景了解到最为重要的细节,了解到迪穆里埃的演说、他的红帽子、罗伯斯庇尔先生的爱抚和科洛·德布瓦先生的冷酷。

到底是谁主动抱了谁,是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其实我想说,你们法国人搞政治一贯是这么刺激的吗?

街垒日第二天也快乐!
(能快乐得了吗?)

街垒日快乐
本站两年啦

🍻 Everybody raise a glass to freedom 🍻

听说今天是24601,要吃面包哦🍞
另外,祝Gavroche和全体公民儿童节快乐🎈

Show older
Café Musain

这里是赛博缪尚咖啡馆!只要您相信自由与平等,本店非常欢迎您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