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地觉得圣鞠斯特那篇控诉丹东派的报告实在是奇葩到了值得翻译全文的地步,但这个东西有罗老师的笔记作为底稿,又实在是长得不像话了,懒得搞。
再说吧。莱茵军的公文我还差七八篇比较长的信没翻完呢。布肖特这人话好多,啰里啰嗦抓着特派员用爱发电,怪烦人的。

今天是大年三十,也是法国人民砍路易十六的230周年纪念日。
祝各位春节快乐,没有国王。

库东这人,先前还挺正常的,甚至说得上温和。凭他的身体条件,还要跑到外省出差去,也不容易。
但后来就不对劲了……和罗老师一起搞《牧月法》当然是最大的不对劲,然后他们两个就天天跑到雅各宾俱乐部去说“有阴谋”“有阴谋家”。俱乐部已经对罗老师格外友好了,但还是有位公民不解地问过一次:你们二位连着十多天每天说有阴谋,那阴谋家到底是谁呀?
热月八日罗老师那通威力巨大的演讲,国民公会当场就有人要求印出来,而且也通过了。其实印出来又未必是赞同,说不定是拿来当罪证呢?但库东好像觉得印演讲稿是件特别好的事情,于是当晚在俱乐部提出把不赞同给罗老师印演讲稿的人都开除了。最终虽然打击面没有这么大,但总归是把科洛和比约给撵出去了。
这个平日里的老好人发起疯来真是太可怕了……

前几天看到卡诺这位老丈人的事,忽然想起《儒林外史》里有一位神奇的爹,女儿女婿结婚没多久,女婿死了,女儿要殉节,公婆和妈都拦着,就这个爹,觉得殉节是好事。其实女儿说起过丈夫死了可能要父亲养着这回事,虽然父亲没搭腔,只是从礼教上鼓励女儿要死就死,其实我觉着未必没有懒得掏钱养活女儿这层意思。
《儒林外史》的年代其实跟法革没隔多远。
所以说,卡诺的老丈人真是模范老丈人。这个女婿仿佛本来就没什么钱,起码比太太的嫁妆少得多。因为搞阴谋水平太菜,几乎惹出杀身之祸,虽然惊险地跑了,但当时谁知道他要在国外滞留多久,或者干脆,还会不会活着回来。女儿女婿结婚也不算年头太多,而这老丈人硬是养着女儿,养着外孙,还支持女儿给女婿寄钱。出这个假离婚的主意,也并不是打算不要女婿了,完全是权宜之计。可能真就是对这个女婿喜欢得不得了吧。

Show thread

先前看到果月之后卡诺的老丈人建议女儿假离婚,以此拿回被冻结的财产,还以为老丈人是什么很有主意的律师。
前几天才知道,老丈人无非是见多识广一些,从某位吉伦特派那里学到了这个法子:如果夫妻中的一方犯了事,这个犯事的人不必在场(不知道需不需要书面同意),另一方就可以办理离婚手续,以免受到牵连。
吉伦特派真是一群小天使,痛苦了自己造福了苍生。不要侮辱吉伦特派……
话说回来,那个年代在政治上、法律上招灾惹祸的不能说没有女人,但总之很少,所以夫妻之间丈夫连累妻子的情况占了绝大多数。而妻子居然不必等丈夫回来,自己就能把离婚手续办了,而且还时不时就有人这么干一把,看上去也不大可能真的把其他所有人蒙在鼓里。这么看上去,就像是当时的法律专门给妻子们留了条活路。另外,虽然说是假离婚,毕竟已经走了法律程序,万一一方真的久去不归,乃至死于非命,妻子们也完全可以合理合法地再婚。这总比让人家守活寡强多了。

Show older
Café Musain

这里是赛博缪尚咖啡馆!只要您相信自由与平等,本店非常欢迎您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