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抄诗
《赤色》

胡安·赫尔曼

雨下在拉普拉塔河上
差不多三十六年前他们杀了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但是
这有什么关系
那些国外现实与这些国内非现实?或者说
有什么关系那些国外非现实
与这些国内现实?

我不知道这河流的灰线是否
就像切开天空的刀子
就像切开童年的刀子在阿苏尔
切开童年在圣菲以及共和国的其他地方
有时候不会休止或者从来都不休止
这是国家痛苦之一

可以确定在西边
那里的晚霞不是被太阳染红
是孩子的血染红了共和国的晚霞
萨尔塔的孩子图库曼的孩子小天使
的血蒸发或滴下被晚霞回收
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

而这与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的斯有什么关系
与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被枪毙在1936年的格拉纳达有什么关系?
难道说西边的晚霞在西班牙
不是被太阳而是被诗人
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的血染红
每一天每一天每一天?

我不知道不知道
“孩子当心掉进河里!”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说道
“当他在水中消失时我明白了”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说
“在玫瑰里有另一条河流”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说道
但为什么他的血染红了
格拉纳达每一天每一天?

而阿苏尔圣菲图库曼萨尔塔的孩子
为什么染红了共和国的天空
在天空之下被遗忘或假装被遗忘?
为什么掉进河里消失
在水里奔向另一朵玫瑰的河流
脱离丑陋的贫穷?

这有什么关系
国外的现实与这国内的非现实?或者说
有什么关系那国外的非现实
与这国内的现实?
他们何时在图库曼杀了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
他们何时在阿苏尔圣菲萨尔塔枪毙了他?

# 抄诗
《曾经有一个女人,她将她的头伸进了烤箱》

布考斯基

恐惧最终变得几乎
可以忍受
但从未有过

恐惧像一只猫在爬
像一只猫在抓
穿过我的心

我能听到民众的笑声

他们强大
他们将活下来

像蟑螂

永远不要在蟑螂面前闭眼
你将永远不会再看到它。

民众无处不在
他们知道如何行事:
他们拥有理智和致命的愤怒
去做理智和致命的
事。

我希望我驾驶着一辆一九五二年的蓝色别克
或者一九四二年的深蓝色别克
或者一九三二年的蓝色别克
越过地狱的悬崖,跌入
大海。

翻相册又看到猫还是半大小子时屡教不改地吃他哥的奶(现在应该是已经戒了至少我有段时间没抓到他们当着我的面耍流氓了

Show older
Café Musain

这里是赛博缪尚咖啡馆!只要您相信自由与平等,本店非常欢迎您的光临!